活动专题
» 新书快递
» 南国书香节
» 诺奖中国行
南国书香节
南方出版高峰论坛彰显出版之魂 | 品读篇
发布时间: 2017-09-06 17:18:39   作者:新文   来源:《中国出版传媒商报》   浏览次数:

    “品读”体现在全民阅读的高雅素养上。

经典著作是知识的结晶,犹如“精神母乳”,能够滋养心灵,熟读经典可将古今中外思想融会贯通,汲取人生智慧。阅读经典是提高全民阅读境界的重要途径。

 

 

  

 

○朱永新(全国政协副秘书长、民进中央副主席、阅读推广名家)

○邬书林(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)

○聂震宁(韬奋基金会理事长) 

○邓  璐(著名节目主持人)

 

 

 

品读靠“情”

 

读到一本好书就像跟很多高尚的人对话。

在南方出版高峰论坛的“品读”环节,主持人向嘉宾提问:“您觉得我们大概要经历一个多长的过程、什么样的过程,才能达到全民阅读‘我读,故我在’的理想境界?”。

多读书,读好书,成为人们最本真的心愿。品读需要情感。带着“我读,故我在”的心情,嘉宾们为现场观众开启了一道感悟阅读的智慧之门。

培育全民阅读的读书“种子”

韬奋基金会理事长聂震宁说:“因为我们国家的阅读史,长期是精英阅读,科举制度使我们的阅读走向了功利主义。而现在我们要开始全民的阅读,这就是品读,这就不能太着急,一定要从小孩子抓起,从中小学抓起,从学校抓起,从大学生抓起,使得一代一代的读书‘种子’成长起来。所以,真正的‘我读,故我在’,最后还要落在善于思考上,善读书必须是善思考,否则就不是品读,就是在玩书。”

“我读,故我在”,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,需要漫长的时间积累。聂震宁认为,我国的全民阅读活动还处于起步阶段,只有持之以恒地坚持下去,中华民族才能真正在阅读上养成一种生活方式,形成一种生活状态。

谈到2017年推动全民阅读最需要做的一件事情,聂震宁表示,他在2017年全国两会时的提案“关于在我国中小学设立阅读课的建议”,要着力推进。“如果中小学不设立阅读课,只建立图书馆,学生在里面随便选,就会发现有些高年级的学生还是不喜欢读文字书,而喜欢读图画书。这样很难使学生们的阅读能力得到提升。特别是小学高年级和初中这个阶段,如果没有形成阅读能力,终身的阅读习惯都很难养成,终身的学习能力都会受影响。所以必须从中小学抓起,养成阅读的习惯,阅读的能力,这就是我们民族希望之所在。”

阅读关乎国家富强,关乎个人成长,关乎家庭幸福。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说:“养成阅读习惯是一门科学。据英国人的一项研究,0-3岁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,4-7岁养成阅读习惯,中小学阶段养成科学的阅读方法,大学阶段和成人之后逐步成为会读书的人。新中国建立初期我国文盲率达到84%,所以当时靠戏文化、靠言传身教延续我们的文脉,延续我们的精神。改革开放初期文盲率下降到38%,如今文盲率降低到了4%,达到了中等发达国家以上的水平,这使得全民阅读有了基础。但是,要使阅读成为习惯,要有科学的阅读方法,还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。”

手机,电脑,以及各种数字阅读器,都有利于人们的阅读。“所以,不要把书本丢下,同时还要热情拥抱现代技术给我们带来的好处,获取的知识信息多了,这个国家才有希望。”邬书林说。

在全社会建立书香家庭

全国政协副秘书长、民进中央副主席、阅读推广名家朱永新谈到,中华民族有“耕读传家”的传统,尽管过去是精英阅读,但是普通人对读书都有一颗敬畏之心。现在,国家重视了教育,重视了阅读推广。

“这几年阅读率的增长令人感到十分欣慰。从全球的角度来说,中国的阅读增长率走在世界的前列。尽管我们的基数比较低,近年来受到网络的冲击也比较大,但我们的阅读,包括纸质媒体的阅读不仅没有下降,反而在上升。”朱永新说。

从国家层面,对全民阅读也越来越重视了。全民阅读被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,国家立法也在有序地推进。当然,让全民阅读成为社会的共识,还需要我们不断去呼吁,从娃娃抓起,尤其是中小学生的阅读,还有家庭的亲子共读,等等。

朱永新说:“2017年,如果要选择一件事情来推动全民阅读,我觉得最有效的做法就是从亲子共读开始,从家庭阅读开始,在全社会建立书香家庭,这是一项很重要的全民阅读工程。”

 

 

他们说

 

 朱永新:让阅读涵养人们精神生活

很多人认为,阅读是一个很个体化的事情,不值得上升为国家战略。特别是当国家准备出台《全民阅读促进条例》时,有人质疑:阅读还要立法吗?难道国家还要管我们读什么书吗?

其实,阅读不是一件小事,而是一件天大的事。因为阅读关乎人,关乎我们的精神生活。我们都生活在两个世界之中,一个是物质的世界,一个是精神的世界。我们看到的也是两种风景,一种是物质的风景,一种是精神的风景。我们过的是两种生活,一种是物质的生活,一种是精神的生活。但是,在很多情况下,我们很多人过的是一种生活,看到的是一种风景,生活在一个世界中,那就是物质的世界、物质的风景和物质的生活。

人的精神生活不可或缺。人不同于其他生物非常重要的一个标志,就是拥有情感,拥有精神生活。如果我们不读点书,不有计划地认真读一点好书,我们就错过了人生的很多风景,我们就失去了做人的很多乐趣。所以,阅读是涵养我们精神生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路径。

过去讲“开卷有益”,现在我们提倡品读。为什么?原因在于现在很多书是不值得读的,有的书不是“开卷有益”,而是“开卷有害”。阅读的高度决定了我们精神的高度,有选择的阅读,读那些伟大的书,和那些伟大的人对话,追随那些伟大的灵魂才是我们阅读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当下出版社年出书量已经近50万种,怎么从这些海量的书目中,选出好书阅读成了大问题。这一生,我们到底应该看什么书?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,不可能千篇一律地回答这些问题。但是,有指导和没有指导是不一样的。我和我的团队用五年多的时间研制出了中国幼儿阅读书目、小学生阅读书目、初中生阅读书目、高中生阅读书目,以及教授、父母、公务员、企业家等共9种阅读书目。

真正的阅读,读文学书、社科书还不够,还应该有学科阅读。因为中小学在学科学习的时候,如历史、地理等都有一个学科阅读的问题,而学科阅读是走进学科本质最重要的路径,但恰恰我们在中小学学科教学中是没有学科阅读的,没有学科的阅读就不是真正的教育。我们准备用三年的时间把个学科书目完成,然后再想做一个学科研究书目,联合大学出版社和学者用三年五年的时间去做。这样大概有一千个书目、将近一万种书,我相信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个最基础的精神地图,我们需要一个这样的精神地图引领我们做一种幸福完整的精神生活。 

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也好,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也好,应该要以阅读作为根基,全民阅读是最低投入、最有效的、最不可忽视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路径所在。

 

 

 邬书林:借鉴古今把全民阅读引向深入

全民阅读在全国已经开展十余年,产生了一定的成效,需要更加深入地开展下去。

提高我国的全民阅读水平,需要认真研究和自觉吸收古今中外的阅读经验,需要从理论上讲清楚,为什么要读书?为什么而读书?如何按照科学规律,从儿童抓起培养阅读兴趣,养成阅读习惯,提高阅读技能?在互联网时代,如何使传统纸本阅读和数字阅读相得益彰。

为什么要读书?这是首先要回答清楚的重大问题。古今中外无数先贤智者做过非常深入的描述,这些形象生动、富于哲理关于阅读重要性的警语对推广阅读十分重要。但我以为从哲学上讲清楚“为什么要读书”讲得最好的,是我国宋代的朱熹。

朱熹在《朱子语类》中有两卷专门谈读书,即《读书法上》《读书法下》。他在《读书法上》开篇写到:“读书已是第二义。盖人生道理合下完具,所以要读书者,盖是未曾经历见许多,圣人是经历见得许多,所以写在册上与人看。而今读书,只是要见得许多道理。及理会得了,又皆是自家合下元有底,不是外面旋添得来”。他说读书是第二义,第一义是人生的经历,是实践,但是人生经历有限,你不可能事事经历,而圣人们是经历过的,把自己经过实践的东西写在书上让你看,你读经典,是把圣人实践的升华成理论层面上的东西变成自己的东西。这样来理解阅读在哲学层面上就更加完善,也可以更好地了解阅读的学术价值。

如何按阅读规律把全民阅读引向深入?要更好地总结古今中外阅读的经验和做法,这方面国外的深入研究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。比如,如何在孩子0-3岁时培养好阅读兴趣?如何在3-7岁时,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?如何在中小学阶段掌握阅读技能与方法?如何在大学阶段,提高阅读水平,造就“大家”培养读书“种子”等等。在过去的数百年间,国外的研究机构、学者对此做了大量的探索,要很好地研究,并根据我国国情消化吸收,努力提高我国的全民阅读水平。

传统阅读和数据都如何相得益彰?传统阅读和数字阅读相得益彰,并行不悖,在高度重视抓好传统阅读的基础之上,用好信息技术进步带来的机遇,用好数字阅读,可以提升阅读水平。一项科学研究表明,当下,数字阅读使科研人员阅读的学术期刊比原来增加了两倍,获取的知识和信息的量比原来提高了25%。通过手机我们可以更好地了解新闻和动态,可以用碎片化的时间获取知识和信息。同时,学习和掌握知识,特别是欣赏性阅读,纸质书仍十分重要,不可或缺。可以说,我们正生活在一个幸福的阅读时代。我们要研究并讲清楚,根据不同人群、不同的阅读目的,采取不同的阅读方法;讲清楚在什么环境下用纸本阅读,什么环境下用数字阅读;获取哪方面知识要用数字阅读,哪方面知识要静静地通过纸本阅读。这些都是有规律可循的。与时俱进地跟上时代步伐,阅读才会有更大的影响和作用。

 

 

 聂震宁:提升阅读品位 提高阅读能力

阅读品位关乎阅读力。我在拙著《阅读力》提出了“阅读力”这一概念,得到了一些专家学者的肯定,受到了许多读者的欢迎。所谓阅读力,从个人来说,就是指人的具体阅读能力,其中主要是要解决好为什么读、读什么和怎么读;从社会来说,则是指全社会的学习力、思想力、创新力,关乎国民精神状态和文化素质。对个人而言,读什么和怎么读关乎阅读品位,一个人阅读品位与个人阅读力的高低成正比;对社会而言,读什么和怎么读更是关乎全社会的阅读品位,全社会的阅读品位的高低将对社会风尚产生影响,与社会阅读力直接相关。

何为阅读品位?古今中外书籍汗牛充栋,亿万读者千差万别,当代生活千变万化,各种阅读一定有品位的差别和取舍。在开展全民阅读活动的过程中,提出阅读品位非常及时、非常必要。我们的生活需要更多地讲究品位,而阅读生活,作为最重要的精神生活,更应当讲究品位。

我们要强调科学对待全民阅读的品位和品味。阅读理论读物、科学读物、专业读物,要讲求阅读的品位。首先是图书品级要高,然后是阅读方法要追求读以致知、读以致用,也还包括读以修为。而这些读物之外,还有很多读物,譬如文学、艺术、文化、少儿等类读物,则要更多注意阅读的品味,让读者读以修为、读以致乐。就像同样是热播的主流电视节目,有的必须用“高品位的节目”来评价,譬如央视的《从胜利走向胜利》,有的却也可以用“高品味的节目”来点评,譬如央视的《朗读者》。

关于阅读的第一个“品位”,应当说还是比较具有可操作性的,因为通常情况下,理性的内容可以运用理论逻辑的工具。关于阅读的第二个“品味”,则有太多东西需要讲究了。既然是品其味道,就需要慢慢品尝,像饮茶,红茶绿茶各有所好,更不要说各种类型的茶品中还各有趣味。古人谈诗歌,就能分出“二十四品”,还有各种各样的品读方法。对于最具大众性阅读性质的文学、艺术、文化、少儿等类读物,领读者应当掌握各类读物品味评价的方法,引导读者学会品尝图书的妙处。而越是需要品味的阅读,越需要做好分类分级出版、阅读和指导。在全民阅读的热潮中,这也许是今后很长时期越来越受到欢迎的事情。

在全民阅读推送图书的活动中,我们要科学对待全民阅读的品位和品味。既要强调导向正确,也要尊重阅读科学;既要热情引导读者建立“取法乎上”的意识,同时也要充分尊重不同读者的不同喜好。尤其要避免在推广评价图书时,不要动辄祭出大道理来吓人,不要强制性地推送某些作品,僵硬地推广某些作品,弄得趣味全无。要用科学的态度和方法,引导更多的人在不同的阅读层级上爱读书、读好书、善读书,不断提高阅读力,早日建成一个处处飘书香、人人有书香的书香社会。

 

转载自《中国出版传媒商报》,有删改